中文 ENGLISH 加入收藏

0311- 85267785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电话:0311-85267785 / 85830285 

传真:0311-85267786

邮箱:sales@youhaodye.com
地址:石家庄高新技术东开发区长江 大道9号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新闻资讯

拒绝上市,悄然退股!老干妈的传奇20年,一个0到70亿的真实故事

发布时间:2017-03-14 13:47:08      浏览次数:697

陶华碧或是当代最成功的女企业家,没有之一。因为,她成功解决了商界最令企业家头疼一辈子的接班问题。

1997年成立的老干妈至今有20年的发展史,陶华碧也成为自我代言最成功的企业家,老干妈品牌与创始人本身更是融为一体。

老干妈(陶华碧)的成名不止于辣酱(产品)本身,在于陶华碧的个人魅力。

这位年过70岁,身价逼近70亿元的女企业家独具一格,她白手起家,坚持不上市,认为上市就是圈钱,她的事迹在互联网广为流传,家喻户晓。

当你看到她如何管理企业的文章时,殊不知陶华碧早已放权3年,不在是老干妈辣酱的经营者。

近日,有媒体曝出,由陶华碧全资出资1000万元成立的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老干妈)早在3年前就发生了股权变更。

这份股东名单中再无陶华碧身影,公司股东由李贵山、李妙行两人组成,具体占股比例未知。然而,就在陶华碧退出前的2014年股权结构显示,陶华碧持股1%、李贵山和李辉分别持股49%、50%。

在这份最新曝光的股权名单中也无李辉身影。实际上,李贵山和李辉分别是陶华碧的大儿子和小儿子,一个管市场,一个管生产。有媒体对李妙行的解释是,“自家人”。

陶华碧退出股东行列不难解释为放权,让下一代人有更多展现能为的机会。那么,小儿子李辉为何也不在股东名单里?

投资家网查阅资料发现,李辉近来年已经拥有自己的事业。据贵阳市南明区政府网站公开信息显示,从2012年1月起,李辉开始担任南明区政协副主席。

对于两个儿子的“归宿”, 陶华碧似乎早有“妥善安排”,她退出后,老干妈发展势头并没减弱。

若从老干妈创立算起,5014万元的产值20年间已经增长超600倍,2016年度销售额突破45亿元。老干妈官网数据显示,其产品已经由辣椒扩充至火锅底料、豆豉、香辣菜、腐乳等20多个品种并设立了多个分公司。

从现在来看,陶华碧或是当代最成功的女企业家,没有之一。因为,她成功解决了商界最令企业家头疼一辈子的接班问题。

出生农村,丈夫病逝后靠卖凉粉维持生计

陶华碧出生在贵州省湄潭县一个偏僻的山村。由于家里贫穷,她从小到大没读过一天书。20岁时嫁给了一名地质普查员,但没过几年,丈夫就病逝了。

丈夫病重期间,陶华碧曾到南方打工,她吃不惯也吃不起外面的饭菜,就从家里带了很多辣椒做成辣椒酱拌饭吃。经过不断调配,她做出一种很好吃的辣椒酱。

丈夫去世后,没有收入的陶华碧为了维持生计,开始晚上做凉粉,白天用背篼背到龙洞堡的几所学校里卖。

由于交通不便,做凉粉的原材料当时最近也要到5公里以外的油榨街才能买到。每次需要采购原材料时,她就背着背篼,赶最早的一班车到油榨街去买。

由于常年接触做凉粉的原料石灰,她的双手一到春天就会脱皮。

1989年,陶华碧在贵阳市南明区龙洞堡贵阳公干院的大门外侧,开了个专卖凉粉和冷面的餐馆。

由于她是用麻辣酱拌凉粉,所以很多客人吃完凉粉后,还要买一点辣酱。以至于后来,她的凉粉还不如辣酱好卖。

有一天中午,她关上店门去看看别人的生意怎样,走了十多家卖凉粉的餐馆和食摊,发现每家的生意都非常红火。

原因也很简单,都在使用她家的辣酱。

1994年,贵阳修建环城公路,昔日偏僻的龙洞堡成为贵阳南环线的主干道,途经此处的货车司机日渐增多,他们成了陶华碧餐馆的主要客源。

这是陶华碧第一次展现她的商业智慧。开始向来往的司机免费赠送自家制作的辣酱,深受欢迎。

货车司机们的口头传播显然是最佳的广告形式,“龙洞堡老干妈辣椒”的名号在贵阳不胫而走,很多人甚至就是为了尝一尝她的辣椒酱,专程从市区开车过来购买。

对于这些慕名登门而来的客人,陶华碧都是半卖半送,但随着来的人越来越多,送终究不是办法。

1994年11月,陶华碧的餐馆更名为贵阳南明陶氏风味食品店,只是这次不再卖凉粉。

两间房子搭起辣酱工厂,简陋的手工作坊

尽管调整了产品结构,但小店的辣椒酱产量依旧供不应求。龙洞堡街道办事处和贵阳南明区工商局的干部开始游说陶华碧,放弃餐馆经营,办厂专门生产辣椒酱。

但她却干脆地拒绝了。

那时陶华碧的餐馆到访的还有一些学校里的学生。陶华碧当时回绝的理由是,“如果小店关了,那些穷学生到哪里去吃饭”。

“吃水不忘挖井人”受其照顾的学生们后来也都在游说陶华碧办厂。

1996年8月,陶华碧借用南明区云关村村委会的两间房子,办起了辣椒酱加工厂,牌子就叫老干妈。

刚刚成立的辣酱加工厂,由于资金有限,没有生产线,只有一个简陋手工作坊。曾经在老干妈工作过的员工回忆说,“捣麻椒、切辣椒是谁也不愿意做的苦差事,往往是陶华碧亲自动手切”。

什么都是自己先来做,陶华碧10个手指的指甲因长期搅拌麻辣酱已全部钙化。

辣椒酱要量产,合适的玻璃瓶也成为让她头疼的问题。当时,她找到贵阳市第二玻璃厂也很快被对方拒绝,原因很简单:你厂子产量不够大。

陶华碧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她说,“哪个娃儿是一生下来就一大个哦,今天你要不给我瓶子,我就不走了。”

软磨硬泡了几个小时后,双方最终达成了如下协议,“玻璃厂允许她每次用提篮到厂里捡几十个瓶子拎回去用,其余免谈”。

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就是当初这份协议,日后成为贵阳第二玻璃厂能在国企倒闭狂潮中屹立不倒,甚至能发展壮大的唯一原因。

作坊时代的老干妈也在面临新的难题,仅依靠周边市场发展不起来,也很容易被竞争者追上。

走街串巷,现款现货,从不欠别人一分钱

老干妈时代的营销手段显然无法和现在比拟。陶华碧只能通过走街串巷,向各单位食堂和路边的商店推销。

一开始,食品商店和食堂都不肯接受这瓶名不见经传的辣椒酱,陶华碧跟商家协商将酱摆在商店和食堂柜台,卖出去了再收钱,卖不出就退货。

一周后,商店和食堂纷纷打来电话,让她加倍送货。她派员工加倍送去,竟然很快又脱销了。陶华碧开始扩大生产,她给二玻的厂长打了一个的电话说,“我要一万个瓶子,现款现货”。

无论是收购农民的辣椒还是把辣椒酱卖给经销商,陶华碧永远是现款现货。她始终坚持着一个原则,“我从不欠别人一分钱,别人也不能欠我一分钱”。

1997年8月,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工人增加到200多人。陶华碧要做的不再仅仅是带头剁辣椒的工作,而是一位女企业家的开始。

成立公司,干妈式管理形成,儿子是最大助力
从部队转业到206地质队汽车队工作的长子李贵山曾主动要求辞职来帮母亲。虽然那时的陶华碧已是小有名气的生意人,但她还是觉得李贵山辞掉铁饭碗来帮她是秀才落难并极力反对。

无奈之下,李贵山只能先辞掉工作再找到陶华碧,成为老干妈的第一任总经理。

只有高中文化的李贵山,帮陶华碧做的第一件事是处理文件。一个读,一个听。听到重要处,陶华碧会突然站起来,用手指着文件说,“这个很重要,用笔划下来,马上去办”。

需要签字的文件,陶华碧就在右上角画个圆圈,这是她从电视里看来的。李贵山觉得这样很不安全,他在纸上写下陶华碧三个大字,让母亲没事时练习。

陶华碧对这三个字看了又看,一边摇头,一边为难地感叹道,这三个字,太难了。但为了写好自己的名字,她整整写了三天。

有人问她练字的感受,陶华碧却说,比剁辣椒难。三天后,当她终于会写自己名字的时候,甚至给全体员工都加了一顿餐。

1998年,在李贵山的帮助下,陶华碧制定了老干妈的规章制度。所谓的规章制度其实非常简单。只有一些诸如不能偷懒之类的句子,更像是长辈的教诲而非员工必须执行的制度。

就靠这样一套简单制度,老干妈始终保持稳定。在陶华碧的公司,没有人喊她董事长,只有“老干妈”。

有媒体曾这样报过,“陶华碧能叫出公司60%的人名,每个员工结婚她都要亲自当证婚人”。

学习先进管理经验,不上市,不爱和银行打交道

除了干妈式管理外,陶华碧在公司结构设置上也有自己的特色。老干妈没有董事会、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只有5个部门。

1998年,陶华碧把公司的管理人员轮流派往广州、深圳和上海等地,让他们去考察市场,到一些知名企业学习先进的管理经验。她说,“我是老土,但你们不要学我一样,单位不能这样”。

2005年,李贵山离开总经理岗位,总经理职位空悬了一阵后,职业经理人王海峰上任。而其长子李贵山离职的原因,一直是一个谜。
创业期间,陶华碧从来没有和银行打过交道,唯一的贷款是在其发达之后,银行不断托人找上门来请她贷款,却不过情面才勉强贷的。

陶华碧简洁的办公室上放着几张老照片

曾经在贵阳市商业银行的一位工作人员说,“陶华碧对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们就是想找我点利息钱嘛”。

随着企业不断发展,老干妈品牌广为人知。

创立初期,李贵山曾申请注册商标,但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以“干妈”是常用称呼,不适合作为商标的理由驳回。

这给了仿冒者可乘之机。

全国各地陆续出现了50多种“老干妈”,陶华碧开始花大力气打假。她派人四处卧底调查,每年拨款数百万元成立了贵州民营企业第一支打假队,开始在全国的打假。

假很难被打完。但陶华碧却不依不饶地与湖南老干妈打了3年官司,从北京市二中院一直打到北京市高院,此案成为2003年中国十大典型维权案例。

法院最终认定,贵阳老干妈公司生产的“老干妈”风味豆豉具有一定的历史过程,湖南老干妈构成不正当竞争,判决其停止使用并销毁在未获得外观设计专利权前与贵阳老干妈公司相近似的包装瓶瓶贴,并赔偿经济损失15万元。

对于这样的结果,陶华碧很快提起上诉。其间有很多人劝她放弃官司,陶华碧只撂下一句话,“我才是货真价实的老干妈,难道我还要怕假货吗”。

2003年5月,陶华碧的老干妈终于获得国家商标局的注册证书,同时湖南老干妈之前在国家商标局获得的注册被注销。

后来,一些政府领导曾建议陶华碧公司借壳上市,扩大公司规模。

这个在其他企业看来求之不得的事情,却被陶华碧一口否决,陶华碧的回答是,“什么上市、融资这些鬼名堂,我对这些是懵的,我只晓得炒辣椒,我只干我会的”。

即使是在扩大公司生产规模这样的事情上,陶华碧也保持着自己固执的谨慎。贵阳市官员在劝说陶华碧时也是倍感艰难,最后在市区两级主要官员的多次上门劝说下,陶华碧才勉强同意。

陶华碧几乎不去她的办公室,奔驰座驾也很少使用,因为觉得坐着不舒服。

闲暇时,她更喜欢和同龄的老人们打打麻将,退出公司的“老干妈”,这样自在的生活想必以后会更多。

电话:0311- 85267785 /85830285 传真:0311-85267786
sales@youhaodye.com    河北友好化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    冀ICP备06008430    技术支持:指南针网络